别痴迷成长股 小心变痴呆

有乐赚 2019-09-14 投资观察 1755 ℃ 0 评论
互联网在大大提高信息传播效率的同时,也在让真相蜕变成假相的速度更快。

——坤鹏论

微信截图_20190914173051.png
本文的重点清单

1.到底什么是成长股?成长的本质是什么?

2.成长股和成长投资变质,反而在股市里被大受追捧,因为它们已成赌博游戏。

3.在地球上,企业增长是有止境的,因为有着复利法则和回归平均值法则的约束。

4.长期看,价值股和成长股的回报率不可同日而语,价值股远胜之。

不得不承认,人类总是对长长长,涨涨涨充满了痴迷。

迷到最后,近乎痴呆。

还是坤鹏论曾说过的那句话,人类只要碰到与财富、生命相关的事,从来就不会理性。

所以,股票爱选成长股,股市最爱大牛市。

于是,投资派系中早早就分出了一派——成长投资派。

中国皈依此派的投资者人山人海。

该派中人专门捕捉和投资所谓的高成长企业,天天梦想着押中未来的腾讯、阿里和苹果……

注意,坤鹏论用的是“押中”,此词多用于赌博,而成长派确实源于价值投资,但如今它更多释放和满足的是人类之赌性。

鉴于对于成长股与成长投资有着诸多误区,特别是A股,投资者非常崇尚“成长股”,造成屡屡亏钱的事实,今天坤鹏论就来讲讲对它们的理解。

一、关于成长的常识反思

不少投资者对于股票言必谈成长性。

这让坤鹏论总是哭笑不得,在股市中怎么连小学就学过的成长一词的定义都变得稀里糊涂了。

可以说,许多投资者对成长股有着普遍的误区,甚至就连专家都无法给出确切的定义。

有人认为,每年必须销售和利润都有高增长,才算是成长股;

有人认为,PE或PB价格指数高,就是成长股;

甚至还有人认为,只有科技股、概念股才算是成长股。

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坤鹏论认为,这个问题必须回到成长这个词的本质来看待。

成长就是一年比一年高,一年比一年好,只要更高,只要更好,就是成长,甚至不用以一年计,只要整体趋势一直在向上,也算成长。

就像孩子长个儿,去年长了10厘米,今年长了5厘米,你能说,他今年没长个儿吗?

或者说,他今年150cm,两年后,160cm,你能说他身高没长吗?

所以,只要企业的业绩今年比去年高,现在比过去高,就是成长。

对于投资者来说,必须还要加个期限看长期,最少也得5年起。

二、成长股和成长投资早就变了质

人们说,菲利普·费雪是成长投资的鼻祖,因为他写了《怎样选择成长股》。

但是你可能不知道,他那本书本来叫《普通股不普通的利润》,国内出版社为了吸引投资者眼球才专门修改为“成长股”。

而费雪所提出的选股原则也明确地写为:“寻找优良普通股的十五个原则”。

其核心思想是,在投资股票时,更要关注企业的内在品质。

就像芒格批判的那样:“对于我而言,把股票分成‘价值股’和‘成长股’就是瞎搞。这种分法可以让基金经理们借以夸夸其谈、也可以让分析师们给自己贴个标签,但是在我眼中,所有靠谱的投资都是价值投资。

坤鹏论一直认为,成长投资不过是价值投资的分支。

但不知从何时起,价值投资和追逐高增长率的成长投资,被人们贴上了截然不同的标签。

当然,如果真要实心实意地按费雪和彼得·林奇的方法选股,特别是后者那种近乎疯狂的调研,成长投资不会有几个人感兴趣。

但是,成长这个词魔力巨大,每每牛市,只要和它沾上边的股票,都会蹭蹭蹭涨到没边。

走着走着,成长股、成长投资脱离了本质,更没了初心。

它沦为投机的华丽外衣,忽悠韭菜的专业辞藻,机构和分析师自我标榜的铭牌。

别说,这么一折腾,成长股、成长投资迅速成为股市中颇为强大的力量,比价值投资更惹人爱。

究其原因,从名字上就已经深得人心。

成长,总让人觉得自己的钱也跟着高速成长似的。

再加上它们确实有机会短期获利。

这些都让人们一夜暴富的赌博天性总是不自觉地砰然心动,并产生一种类似彩票、淘金的幻觉。

是呀,赌注小,赔率高,万一投中,收益巨大。

显然,这样的赌局总是会让人们盲目地自嗨起来,然后就是盲目地投投投,赌赌赌。

就像这几年泛滥成灾的独角兽,由于不断灌输强预期,人们慢慢在认识中形成了这样的概念:当前亏得稀里哗啦没关系,未来它们独霸行业,必定赚得盆满钵满。

而这样的讲故事画大饼,全部出自金融领域,其险恶用心便是,未上市前先割一级市场的大韭菜,上市后再割二级市场的小韭菜。

他们还美其名曰——风险投资,利用人们的错误认知——高风险才有高回报,从而割割不息。

三、成长投资沦为赌博游戏,成长股成了骰子

认知到成长股和成长投资的镰刀魅力后,金融的“有识之士”们,挥舞着金钱大棒,驱赶着信息帮着他们不断不断地给投资者洗脑。

从而使得不少投资者坚信着,“成长股”才是未来能闪闪发光的真金,“成长投资”更是一种锐意进取、能够大获十倍百倍千倍收益的投资策略。

结果,股市真成了大赌场,一堆成长投资的赌徒围着赌桌,对着滴溜溜乱转的成长股骰子,大喊涨涨涨!

四、互联网泡沫时疯狂的成长投资

还记得坤鹏论曾介绍过的PEG吗?

其缔造者是英国投资大师吉姆·德里克·斯莱特。

后来传到美国后,被彼得·林奇发扬光大。

自从,它就成了人们衡量成长股的专用价格指标。

PEG就是用市盈率除以公司的利润增长率。

如果比率高于1,则太贵,如果低于1,太便宜。

坤鹏论讲过,所有考核企业的数据指标,都不能独善其身,必须组团用才会有效。

但是,就在互联网泡沫的那些年,美国股市只靠PEG就能决定股票是否值得投资。

比如:某个分析师预测某科技股明年的利润可以增长90%,那么这只股票现在80倍的市盈率显然很便宜(80÷90=0.89)。

你可能觉得可笑,但是牛市中这样的笑话总是层出不穷,真要身处其中,没准你也会成为笑话里的人。

PEG的最大问题就在于,到底应该用哪一年或哪几年的利润增长率?

如果一家公司从亏损到盈利怎么办?

关键是明年的预测利润究竟靠不靠谱,全靠分析师嘴一张就真能做得到吗?

五、金融过度包装伪造高成长

就像金融人士总是西服革履,头发和皮鞋一般都时刻锃明瓦亮,一开口满嘴伦敦腔,而那办公室更是一个比一个奢华高档。

所以,金融的包装能力可谓举世无双,就算给他们一颗屎蛋,他们也会能将其包装成世间珍稀、人见人爱的金屎蛋。

于是,几乎每家初次上市的公司都被吹嘘成高成长,但结果总是让人失望。

这里面的罪魁祸首就是金融的过度包装!

美国曾经有两位教授做过一个研究后发现,在1980年~2005年,世界上7000只初次上市的股票,在IPO后的三年里,表现比大盘差了20%之多。

那么,我们只要接触金融,就要有个基本常识——金融产品常常是外表越美丽,内心越空虚。

真要是100%发大财的机会,没人会拿出来分享,自古至今,大财全是闷声发。

六、风投的故事害人不浅

另外,这些年,大量风险投资的传奇故事也在深度误导着投资者,为成长股和成长投资起到了添油加醋,火上烧油的效果。

比如:谁谁谁当年独具慧眼、义无反顾地投资阿里、腾讯、百度或是京东……

结果,赚了千倍、万倍都不止。

赚钱可能确有其事,但千倍、万倍,估计地球上真没有那么大的牛,可以供他们吹。

让我们简单算一算,看看搞金融和投资的,脸皮得有多么厚。

比如某个风险投资人在某个项目上赚了1万倍。

就算他当初只投了100万人民币,1万倍应该是100亿人民币。

较真儿的坤鹏论找出了最新的中国富豪榜,100亿大约排在第278位。

但是,纵观整个富豪榜,真正纯搞风投,身家100亿以上的,只有寥寥几人。

且,还都不是号称曾在风投中赚了千倍、万倍的那几位。

这种故事害人最深之处,就是让人忽视了风险,更忘记了安全。

七、企业成长有止境

格雷厄姆有句名言:“如果假设一家企业将来可以按8%或更高的速度无限增长的话,那么其价值将趋于无穷大,且其股价无论多高也不过分。

有没有听出其中嘲讽的味道?

就像坤鹏论之前介绍的回归平均值效应,企业增长同样受它的掌控。

任何公司的利润在中长期看都是有增长极限的。

而且,在坤鹏论看来,过快的成长速度并非好事,搞不好会自残。

其中关键就是自己可能还配不上增速。

一家企业高速成长,规模也要快速扩大,由此带来的管理压力与财务压力必将快速放大。

慢慢地,各种管理、销售、生产、经营等问题就会慢慢滋生,但狂奔之下,谁会在乎呢!

不少人会发现,公司快速增长期,往往也问题也最少的时候。

其实,不是没问题,而是它们被暂时掩盖了。

所以,最好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坏的开始。

高速增长可以蒙住了双眼,也蒙住了天,从上至下。

但是,企业的问题就像厨房里的蟑螂,不治,永远是越来越多。

只要增速放缓或是遇到困难,它们便会报复性地集中爆发。

坤鹏论曾多次讲过,对于绝大多数公司来说,10%~15%的复合增长率已经是一个相当相当不错的表现。

在10年甚至20年内,利润的复合增长率能达到20%或25%,只有极其少数的公司能做到。

全世界皆如此。

而且,在复利法则之下,任何一年的利润下降或亏损,都需要随后年份的超高增长率才能弥补。

可是超高增长率谈何容易!

所以,投资必须要懂复利法则,只有这样,你才能心甘情愿地认识到,企业的长期增长率不可能太高,要理性地把长期成长率定在20%以内,这是避免掉入成长股泡沫陷阱的最好法门。

按国内的实际情况看,特别优秀的企业和高成长企业,10年增长率大约为20%;优秀企业的最基本条件是10年增长率15%;大部分好企业则为10%左右。

并且,你要接受的是,即使特别优秀的企业,今年增长30%~40%,很可能明年或是后年,增长就会低落至10%,甚至更低,所以我们要看长期,要看平均,如果只看一两年,很容易过于乐观出了超高价,或是过于悲观离它而去,抱憾终身。

坤鹏论经常发现,国内不少企业家偏爱吹大牛,夸大海口。

比如:“我们公司未来10年或20年可以使利润的复合增长率超过50%~60%。

信这种话的投资者,只能送一个词:天真烂漫!

对于这样的企业家,也可以送一句话:地球已经快容不下你了,赶紧准备上天!

有人曾这样评价道,“高成长是大陷阱,是白痴讲故事。”“违反复利规律的成长股,迟早会变成一个极具欺骗性的吞人怪兽。

所以,彼得·林奇才会不断提醒投资者:“要谨慎购买增长率在50%到100%的公司股票,并提高警惕。

另外,我们还要接受一个事实,越大的公司越难高速增长,因此市盈率越应该比较低。

市场研究专家早就发现,当一个公司规模变得太大时,它的增长速度就会减慢,小公司往往能创造最大的收益。

大象不会飞奔。

美国著名的尤金·法玛和肯尼斯·弗兰奇曾以股票市值进行分组研究,想发现企业规模对投资的影响。

结果研究结果显示,10年下来,小型股的股价上涨了近6倍,而大型股只上涨了3倍不到。

如果你确认某家公司利润能在未来8~10年每年平均以15%~20%的速度增长,坤鹏论都不知道该是祝贺你,还是该提醒你。

因为这样的公司全世界稀有,比凤毛还麟角的存在,甚至是在牛企如云的美国,它们的数量也屈指可数。

既然美国尚且如此,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,在A股的独特体质下,成长股的风险更是只能用险恶来形容,如果非要加个形容词,那就是极为险恶。

正所谓,低估有陷阱,成长的陷阱更甚!

坤鹏论坚决不碰!

不信我们就来个残酷实测。

在i问财中输入:“连续五年净利润增长>0”,3683只股票中只有502只,占13.6%。如果改成“连续十年”,则只有99只,2.6%。

这说明,市场接近90%的公司就连短短五年的经营业绩都无法维持稳定成长,更谈不上持续高成长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为所谓的高成长付出高代价,根本经不住时间的考验。

实话说,大部分投资者,特别是个人投资者,最好安守低估,不碰成长。

八、管它价值还是成长,赚钱才是王道

说一千道一万,不管是价值投资,还是成长投资,赚钱才是王道。

想要赚钱必须看本质!

价值投资首要确定的是公司品质好不好,而这个“好”字必须大面积地落在有着持续增长的竞争力,这需要用五年十年的数据进行验证,且不会纠结于一两年。

成长投资则直接落在增长上,而且是企业近两三年必须表现出来高成长性,不能停。

所以,它们的本质殊途同归——企业!

所以,坤鹏论认为,既然都是看企业,非要分出价值股还是成长股根本不重要。

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,目标简单才能清晰,才更容易紧抓本质坚定向前,直捣黄龙,取得胜利。

既然如此,我们只需要分辨出,谁更能让我们精准地找到好企业,以及更精确地排除烂企业。

相比而言,自然是价值投资的投资策略胜出。

当然,吹得再天花乱坠没用,投资的唯一检验标准就是能不能赚钱。

常识告诉我们,真正做价值投资的失败者真没听说有几个,而投资成长股亏钱的却是一片又一片。

而尤金·法玛和肯尼斯·弗兰奇则用数据研究给出了证明。

他们两人回测了美国股市27年的数据,结果显示:

平均而言,价值股最集中的一组,在10年内上涨了近7倍,等于年回报率达到了21%左右,而成长股最集中的一组在10年内仅翻了一番,也就是它们的年回报率还不超过8%。

后来,他们两人又回测了12个国家股市数据,结果11个国家的市场表现出价值股优于成长股的趋势,唯一不同的只有意大利。

不过,研究结果也显示,如果是短线投资,成长股实际上比价值股更能盈利,道理不难理解,投机在短期总比长期更暴利。

但把时间拉长,只要超过5年,价值股的盈利成长股望尘莫及。

炒短线,搞投机,都是股市中最最聪明、最最有经验、最最有资源之辈玩的,你我还是断了这个念想吧!

关键是,人们专注什么,就会全身心的都是什么。

比如:专注成长,很容易满脑子都是成长,而忽视了安全边际才是投资的基石。

甚至不自觉得经常在计算器中演算,如果涨10倍、100倍、1000倍,自己得多有钱。

如果总幻想着未来的巨大收获,那么现在付多少钱,对于未来都是极其便宜。

结果呢,大量的投资者就是这样被长期套牢了。

所以,股票投资,重中之重的重中之重——价格永远是投与不投的刚线。

一家公司可能因为成千上万的理由成为好公司,但好股票必须卖价比内在价值低。

配合前面的企业利润增长率分档线,将其对应为市盈率,就是很好的价格标杆。

彼得·林奇曾说过:“任何一只成长股,以未来一年预期每股收益估算,市盈率超过40倍就表明已经过于高估,根据经验法则,判断股价是否高估的一个标准是,市盈率不应超过收益增长率。即使增长最快的企业也很少能够达到25%的收益增长率,40%更是极为罕见。如此之高的收益增长率很难长久保持,公司增长速度过快,往往会自我毁灭。

所以,巴菲特的卖出法则中就有一条:超过40倍市盈率,卖之。

经常有朋友问题坤鹏论,现在一只股都选不出来,咋整!

借用彼得·林奇投资黄金法则中的一条:

“如果你怎么也找不到一只值得投资的股票,那么就远离股市,把你的钱存到银行里,直到你找到一只值得投资的股票。

还是那句话,股市的机会永远是等来的。

只要你坚信:经济无周期,再华丽的浮华都要遵从规律。

但是,到底在何年何月何时,谁也没有能力测准。

所以,投资的最高境界是等待!


本文TAG: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